https://s0.ifengimg.com/2018/02/01/fangchan_d0c0fd07.png
3万人围观!“济南第一高”烂尾楼降价3亿被拍出 - 凤凰网房产玉林
济南CBD的核心地段,几幢烂尾高楼和一大片被荒废的工地显得十分打眼。这是当地家喻户晓的烂尾项目——中弘广场,从几年前开始,它就在等待“白衣骑士”的出现。6月12日,在第五次被推上拍卖交易台的时候,济南中弘广场终于等到了新的“主人”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yulin.ihouse.ifeng.com/news/2021_06_16-54295516_0.shtml

3万人围观!“济南第一高”烂尾楼降价3亿被拍出

时代财经
2021-06-16 09:48

济南CBD的核心地段,几幢烂尾高楼和一大片被荒废的工地显得十分打眼。这是当地家喻户晓的烂尾项目——中弘广场,从几年前开始,它就在等待“白衣骑士”的出现。

6月12日,在第五次被推上拍卖交易台的时候,济南中弘广场终于等到了新的“主人”。竞买号为“37728197”的意向竞买人站了出来,并且,作为此次拍卖中唯一的竞买人,“37728197”号竞买人最终成功以19亿底价拿下该项目。

图片来源:京东拍卖

出手拯救济南中弘广场的,是当地一家国有房企。据悉,此次中标的竞买人名称为“济南中升置业有限公司”,该公司隶属济南历下控股集团,根据公开资料,历下控股集团于五年前成立,是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政府批准组建成立的国有独资集团公司。

这场拍卖的背后,是一度叱咤京城的中弘系走向破产深渊的故事。但济南中弘广场的拍出并非故事的结尾,实际上,随着愈来愈多资产被挂上拍卖平台,中弘系破产后的故事似乎正在走向高潮。

几度易主的“济南第一高楼”

拍卖资料中显示,济南中弘广场位于济南市经十路北侧、解放东路南侧,占位济南市中央商务区内,拍卖的资产包中包含了自北向南的16#、17#、18#三个地块的土地使用权、房产、车位、在建工程及现场施工材料。

11年前,山东启德置业斥资8亿元拿下了上述三宗地块,为项目命名“启德国际金融中心”,也就是济南中弘广场的前身。山东启德置业的野心不小,从一开始,该项目便对标一线城市国际金融中心,规划中,该项目的将由一座高达318米的超高写字楼、两座192.7米的双子塔及另一幢写字楼组成。

若顺利建成,该项目将是济南CBD南部最高的建筑,与华润中心万象城、黄金国际广场共同成为济南CBD最核心、最重要的三座地标。

然而,山东启德置业很快便出现危机,因资金链断裂,其被迫从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美梦中醒过来。2014年,启德国际金融中心遭到司法拍卖,中弘股份以15.6亿元的对价拍下,项目正式更名为中弘广场。

可惜的是,中弘股份同样未能坚持到最后。2018年,中弘股份出现严重的债务问题,还因股价持续低于1元而成为“中国面值退市第一股”。彼时,济南中弘广场的建设行至一半,最具代表性的318米超高层仅挖了一个大坑,却不得不被叫停。

拍卖公告中提到,目前,济南中弘广场16#地块建设有一座高101.35米的办公塔楼、附属商业裙房及地下三层停车场,塔楼已投入使用;17#地块中,双子塔办公楼主体已完工,尚未装修;18#地块则是超高层写字楼的规划地,工程被叫停的时候,仅有基坑,尚未开发。

近两年,法院几度尝试拍卖济南中弘广场,但此前均因无人出价而流拍。时代财经查询到,济南中弘广场的第一次司法拍卖在2019年,当时,318米超高层地块被单独拍卖,起拍价4.39亿元,另外两幢写字楼被打包拍卖,首次拍卖底价为16.1712亿元,三宗地块底价综合约20.56亿元。

此后,济南中弘广场官非不断,拍卖断断续续地进行,到了今年5月第四次拍卖,底价被提高到21.96亿元。但上一次拍卖仍旧以流拍告终,待6月再上架时,济南中弘广场的起拍价一口气降低2.96亿元,这才成功吸引到竞买人。

如今,国资背景的历下控股集团接手济南中弘广场,有当地人认为,“济南第一高楼”总算迎来了真正的重生。历下控股集团亦不负众望,在拍下该项目后火速对外发声,表示已开始研究下一步的规划。

中弘资产处置加速

中弘系的楼起和楼塌都与其创始人王永红的经商理念有着极大的关联。

王永红是一个“经商天才”,二十岁青春年少时从家乡江西宜春走出来,不到30岁就靠着经营汽车保洁公司挣到人生第一桶金。千禧年,从未涉猎房地产的王永红杀入房地产,他以低廉的价格买下北京常营600亩地,捂了八年后,他趁着奥运会的东风推出市场,地块价值翻了十倍。

这个项目就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北京像素楼盘,凭借这一个项目,王永红赚得至少50亿元利润,从此在地产圈一炮而红,还坐上了江西首富的位置。但王永红的野心不止于此,他善于玩弄财技,多次以极高的杠杆和复杂的融资手段来撬动规模。

也正是因为沉迷于资本游戏,王永红在后来吃了亏。前些年,楼市调控来袭,房地产不再像早年间那样容易挣钱,销售、回款纷纷放缓的情况下,中弘股份的地产销售规模出现下滑,背负着巨额债务的王永红倍感压力。

面对地产业务的退步,王永红并未及时作出调整和改善,反而在危机出现时,他私自划走上市公司60多亿资金,出境躲债。尽管王永红在最后关头尝试搬来救兵,但为时已晚,2018年,负债近700亿元的中弘股份被推到悬崖之下,退市、破产随之而来。

退市之后,中弘股份及王永红就淡出了大众的视野,直到这一两年,不时有中弘系资产处置的消息出现,外界又将目光投向这家房企。

济南中弘广场已是今年第二个被成功拍出的中弘系资产。约两个月前,位于北京CBD的北京中弘大厦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进行拍卖,中弘股份“债主”中植系出手,旗下公司植晟云厦在经过了15轮的竞价之后,以33.12亿元的价格拿下该项目。

除此之外,5月,阿里拍卖上架海量中弘系资产,包含112套房产和2874个车位,涉及位于北京市五里桥一街的“非中心·中弘国际商务花园”及中弘旗下明星项目“北京像素”。这些资产的总估价达16.9亿元。

只是,这批资产最后全部流拍。一位从事法拍业务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财经,一般而言,北京的车位属于非常抢手的资源,尤其是中弘两个项目的地理位置相对较好,车位需求大,问题在于打包拍卖,导致个人买家无法下手,愿意大批量接手车位资源的企业也比较少。

不过,部分投资者认为,中弘系已经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了。

今年3月,中弘系手中最有价值的海南半山半岛项目传来好消息,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山东建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体拿下半山半岛重整投资资格。

有媒体披露,半山半岛的实际体量远比中弘股份所公开的240万平方米要大,总建设用地合计约328.64万平方米(约合 4930 亩),对应总建设规模合计约314万平方米。也就是说,一旦半山半岛被盘活,那么中弘系或将出现重大转机。

与此同时,中弘系资产拍卖还在加速。时代财经查询到,接下来中弘系还有三套房产、一辆轿车、一批办公设备将在京东拍卖开拍,总起拍价超2600万元。

点击查看完整内容
标签: 办公楼 开发 【责编】 覃峰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房产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百科推荐
楼盘推荐 更多
推荐阅读
今年来全国累计调控超320次,楼市迎“二手房参考价”时代
中国证券报
00:03
市场
直击半年报|绿城管理控股2021上半年营收10.81亿,同比增长32.6%
凤凰网房产杭州站
21:47
新闻快讯
16亿收购世茂工三,半价接盘的中植系赚了吗?
风财讯
20:55
深度
年薪百万,才有资格留在北上广深?不一定!
凤凰网房产广州站
20:16
市场
实探!上海豪宅八埭头滨江园疑似停工,锺伟房产如何“积极推进”?
凤凰网房产上海站
2021-07-29
原创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